187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> 正文 THE1281
    就算夏炎雄用那種模樣威脅他們,可林夕也斷然沒有什么害怕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全部都告訴你了。”林夕說道,“你現在霸氣恢復,超越見聞色霸氣自然也恢復了。我不知道你能不能鑒謊,但我大可在跟你說一遍。”

    夏炎雄眉頭緊皺,可是怒氣卻消了幾分。

    林夕沒有必要騙自己,就算騙了也會被拆穿。因為夏穆羽的靈魂就俯身在那顆棕色寶石之上,他知道的,或許比林夕自己本人都了解的多。

    林夕擺弄著手上的五靈鐲,說道,“奇怪了,夏穆羽的確是感知到自己的靈魂是俯身在那顆寶石上。而不是五靈鐲……要不然你們再試試?”

    林夕隨后呼喚出了鐵棘蛇,讓它的靈魂附身在備用五靈鐲上,然后將自己這個五靈鐲直接扔給夏炎雄。

    夏炎雄將五靈鐲放在手中,看了看,笑著說道,“真是有趣的東西,金龍國卻未曾見過……哼,如果不是李家人弄得閉關鎖國,也不至于落后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林夕對此不予置評。

    閉關鎖國誠然是為了保護什么,但是這帶來的影響,也是巨大的。像是在外界常見的燧發槍,可在這里卻是稀罕物件……

    夏炎雄上前,隨手一撈,將夏穆羽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只是一眨眼,這爺倆便又不見了。

    林夕無奈嘆口氣,斜眼看向身邊的羅。

    “還扔嗎?”

    “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敢扔?”林夕瞇起眼睛,帶著幾絲怒氣,“上次我給你承諾,我可是有好好的在遵守。”

    羅沉默了一下,“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給你最后一次機會。”林夕的聲音沉了幾分,看向羅的眼神,都是帶著威脅的了。

    “敢……那是不可能的。我去看看倉庫里還有沒有夜茄,幫你制一些夜靈藥劑。”

    羅最終妥協。

    林夕墊腳尖,在羅的臉頰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這就乖了。講誠信的男人才會有人喜歡嘛。我去看看羅賓和蘇恩她們怎么樣了。”

    羅嘆口氣心想,越活越慫,大概就是在說他了。

    但是有能夠有心甘情愿認慫,慫并快樂著的對象,也不是每個人都有的。

    羅的視線掃過去,卻發現綠頭發的某人,早就離開了船上。

    林夕進入圖書館,就看見神色古怪的二人。

    蘇恩坐在長桌旁,手中拿著那本署名貝加龐克的筆記,認真地其中的內容,眉頭緊皺,眼神透露著恐懼。

    羅賓站在另一邊,墻上懸掛著路飛他們拿來的歷史正文拓印,雙手抱在身前,表情嚴肅的站在那里,一動不動,仿若雕像。

    整個圖書館,安靜的落針可聞。

    林夕開門的時候,沒有怎么發出動靜,可是關門的時候,卻因為一陣海風吹來,哐地一聲,將門關嚴,嚇了兩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林夕不好意思的笑笑,走了過去,說道,“怎么了?里面寫了什么內容?能讓你們這么嚴肅的東西,一定寫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不得了。”蘇恩說道,將日記放下來,“這里面寫了所有黑桃的挑選過程,和你們每個人的經歷,包括黑桃任職訓練的方法,也記在這里。而在你這里,幾乎是將黑桃任職訓練徹底的完善了。”

    “過獎過獎。”林夕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在夸你。”蘇恩說道,“想過黑桃是個喪心病狂的組織,但沒想到這么喪心病狂……竟然用抓活人來教你怎么剝皮。”

    “咱能別提這茬嗎?我好不容易才忘了的……所以你們剛才那副模樣都是因為害怕這些?”林夕說道,“如果這本筆記記載的都是這種東西的話,還是燒了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。”蘇恩說道,“我震驚的,不是什么任職訓練。而他筆記中,所以記錄的……那些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個。”蘇恩遞給林夕一本筆記,說道,“這是我翻譯之后的內容。”

    “林夕,還有這個。這是歷史正文的翻譯文件,我建議一起看。”羅賓說道,然后將一本薄筆記遞給林夕。

    林夕疑惑地看了一眼兩人,然后才將注意力放在筆記上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……

    林夕也露出了震驚的神情,不過,她似乎并沒有羅賓想象中的那般驚訝,而且還喃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原來真的是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羅賓皺著眉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知道。”林夕說道。

    她心想,她現在總算想起來,那空間和時間果實的人,對她說過的那段話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這些,再加上從梅查爾諾丹口中得到的消息,就能夠拼湊出這個世界和金龍國的秘密了。”林夕說道,將兩本筆記合上,放在桌子上,“但這些內容,就等到今天晚飯過后,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的時候,告訴他們吧。不過這件事情,僅限于蘇恩、方知羽和咱們草帽的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這么想的,太多人知道了不好。”羅賓說道。

    蘇恩疑惑地問道,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只要告訴你們船長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林夕和羅賓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林夕說道,“放心好了,草帽的每一個人都值得信任。”

    蘇恩狐疑地看一眼,顯然她并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林夕才想起來,蘇恩對這些東西并不感興趣,根本就不知道路飛是誰。

    如此懷疑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林夕剛說完,就感覺有什么人落在了甲板,還是那種,突然現身的。而緊跟著,就有人在喊。

    “林夕!出來!”

    這渾厚粗壯、低沉有力的聲音,林夕一聽,就聽出來了,是個麻煩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來了?”林夕皺著眉頭,開門出去。

    羅賓和蘇恩見狀,也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因為喊聲而循聲過來的,還有羅。

    在甲板上,則是布魯克和正在討教的方知羽。

    現在整艘船上,也只有他們六個人而已。

    林夕看著面前魁梧飛髯的大漢,視線落在他肩膀扛著的某兒子,叉著腰說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大人,又怎么了?你家兒子,該不會是……還那樣吧?”
用特码杀数字公式